阿啊 - 小小姐被侍卫们轮-奸-,酒灌入xiao穴,野外play,双龙,充满淫欲的马车之旅。彩蛋啊 少女被肏的各种场合 H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寂静的官道里,传来马车咕噜咕噜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辆精致的马车在道上缓缓前行,分别有4位侍卫装扮的年轻男子前后护住这辆马车,还有一位坐在前面驾驶着这辆马车。

    “光风,还有多久?”这声音娇媚而又带着丝柔弱,一听就是一位养在闺里的大小姐的。

    光风,也就是驾着马车的那名年轻侍卫回头禀到:“约莫还有两天的路程,还请小姐再忍一忍,到了禹城就有客栈可以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荒郊野岭的,小小姐想吃串新鲜的葡萄也没有!”马车里面,小丫鬟看着自家小姐虚弱的样子,难过又着急,这抱怨声便不自觉得提高了几个分贝。

    “小茹,没事的,”坐在对面的小姐微微笑着。长的是一副小家碧玉的清秀模样,看起来温柔的不行,身材有些纤细,虽然面色苍白,感觉有些劳累,但也坐得端正,双手握着绣帕交叠放在大腿上,天气有些闷热,但在车内也穿的严严实实,每颗盘扣都扣了上去,看起来端庄又保守,的的确确是个有教养的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知道小姐如今受着这样的苦,必定心里难过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快到禹城了吗,到时候可有我们爱吃的藕糕呢~”小小姐笑着,柔声安抚她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小小姐总记得吃,”小茹感觉也是有点不好意思,自己这个做丫鬟的,竟还要小姐来安抚自己,得亏小小姐是个温柔善良的好主子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前面的一名侍卫勒住了马,转头高声问到,“小小姐,前面有颗果树,您可要吃几个野果解解渴?”

    “小姐说好,麻烦侍卫大哥帮忙采一些来,”小丫鬟替小小姐回到。

    很快,一包色泽诱人的果子便被布包着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竟开始吃了!~”小丫鬟看几个年轻的侍卫大口咬着水果,忽的也是有些同情他们,这一路上也是很辛苦吧。

    待接过野果,打开一瞧,小丫头又叫嚷了起来:“哎呀,这果子上还有泥呢,这让小姐怎幺吃啊,真是的”。

    说着她利落地下了马车,掀开窗帘子的一小角,对着里面说道:“小小姐,这果子太脏了,我怕您吃着闹肚子,我去找处水给您洗洗!”

    “那你当心着点,”这荒郊野岭,她总感觉心里有点慌慌的,但也只能小心叮嘱道“可别走的太远了,我和侍卫大哥在这儿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小姐端坐在马车里,外面几个侍卫吃了果子解渴后,也顺便靠着树歇息一会儿。

    可左右等了许久,也不见小茹回来外面也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小小姐感到有些不对劲,又枯等了一会儿,正当她准备出去看个究竟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时候,车帘被掀了开了来,一名年轻的男人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光风!你……”训斥的话刚到嘴边,她就惊得说不出话来,原来不止光风,其它的几个侍卫也都挤了上来,这些年轻健壮的男子,默不作声但眼神都很阴暗,饱含着欲火,失了理智般,像饿狼捕食一样盯着马车里唯一一个娇小秀美的少女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如此不对劲的魔样,又想起之前那包自己没动过的野果子,小姐顿时明白了。

    可明白又如何,面前的这几个年轻侍卫早已失去了理智,被淫欲操控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放肆!”她想拿出一名官家小姐的威严来喝退这些狂徒,奈何声音娇柔的很,像棉花一样扔过去,掀不起任何波澜。

    他们慢慢过来了,少女甚至可以听见口水吞落的声音。

    自小养在深闺,她哪里见过这种架势,害怕得不行,只得抖抖嗦嗦得往后挪,连话也说不出,小脸憋得通红,小鹿似的眼睛盈满泪水,就快要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马车虽大,但很快,她还是退到了绝境上。

    最后被团团包围住,周身都是男子炙热的气息,口水吞咽的声音,还有浓重的哼哧哼哧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其中一个人开口了,声音低哑又有点僵硬,仿佛在极力克制着什幺,当少女微微抬起头,便看见面前几名男子已经把衣服褪去,露出了小臂粗的丑陋性器,那巨物直直地竖起,贴着小腹,散发着浓烈的雄性麝香气息,她远远着都能感到那巨物的灼热。

    “啊!”她尖叫一声,别过了脸去,紧闭着双眼,神色戚惶,小小姐清楚地知道,自己怕是逃脱不了被轮流奸淫的命运了。

    不记得到底是哪个人先扑了上来,柔弱的小小姐像被猎捕的小兔子那样,被充满欲望的几名男子摁在车里,即使做好了一些心里准备,她还是忍不住哭喊地剧烈挣扎,身上的衣物不一会儿就被撕扯了个干净,这些眼神露着凶光的侍卫已经不像人了,倒像是饿了许久的野兽,垂涎欲滴地开娘着滑腻似酥的肉体。

    等少女透粉的白嫩身子一露,几个人便扑上前去一通乱啃!

    “不要!呜……放开我!”小小姐被几个年轻力壮的男子压制着,哪里逃得脱。

    少女饱满圆润的奶子,上面点缀着的红尖尖,暴露在空气中,胆怯地缩成了一团,被两个侍卫分着啜吸啃噬。

    下身从未有人造访过的小穴也被软舌侵入,勾着肉璧,不停穿刺着,带出淫荡的甜美汁水。

    连精心保养的白嫩嫩的小脚也没有逃脱被人淫弄的下场。

    只见年纪较小的光风首先挤入了小姐的双腿间,把兴奋壮大竖起的性器,抵在了少女花穴前的那条窄缝前,

    “不要啊不要……!光风!”,带着哭腔,少女疯狂地摇头,苦苦哀求,期以这群禽兽能放过她,但这只能是妄想。

    狰狞的肉棒毫不留情的肏开了禁闭的处子穴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猛烈攻入的肉棒好像破开了什幺东西,抽出来的时候可以看到,狰狞的柱身上沾了些许红色的液体。

    仿佛刺激到了男人一般,他抬着小小姐的腿,就开始用力地在花穴中征伐着,毫不留情地用巨棒凌辱少女脆弱的小穴,胯部啪啪啪地撞击着肥嫩地肉臀,每次顶入,都往里面肏进一些,直到顶入花芯深处娇嫩无比的子宫口。

    “啊呃……”她大张着嘴,向后仰去,露出仟长优美的脖颈,难以承受地颤抖着,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,修长白嫩的双腿在空中乱踢乱晃。

    当少女被年轻的侍卫抱在怀里凶狠的肏干时,其它人也没闲着。

    不是强迫少女抚弄自己肿胀的肉棒,就是,用抽肉的性器去鞭嗒凌辱少女秀丽的脸庞,

    最后一击,子宫口被残忍肏开,一大股精液喷射而出,大量的精液涌入少女的子宫,她的小腹微微隆起。男子用力堵住穴口,不让精液流出来。

    少女躺在男子身下,瘫成了一汪春水,全身上下都是酸软的感觉,小淫穴被肏弄的又痛又麻。

    很快又换了一个人上来。

    刚被操弄过的小穴被一更加粗壮的肉棒顶入,高潮后敏感的花壁又被大力撑开。

    她哭喊着去拍打男人的厚实的胸膛,掐青了男人的粗壮的大臂,却是被了激发兽欲的男人插地更深了。

    哭叫的少女被翻过来,粗长的性器噗地一下一同到底,而后被硬拖在男人的胯下后入,小小姐被大力地肏干,纤细的身子在男人健壮的身躯下颤抖,淫邪的肉棒带着之前射进去的精液在里面小穴里面冲刺,白嫩的奶子被冲撞地上下颠簸!整个人被肏干地晃悠个不停。

    少女跪趴着,抬高白嫩的屁股,像母狗一样方便后面的男子肏干!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啊啊啊啊~要被……搞坏了……唔”娇美的小小姐被在一旁年轻的侍卫侵入了淫叫的小嘴,香舌被迫被吸出来舔弄,口水流个不停

    她哭着满脸通红,又抽搐不止,受不住不了这样的奸淫,身体无力地翻滚着,被男人凶狠的压在身下肆意奸淫。

    这才下午,才刚刚一轮了一遍。

    夏日的气息炎热且闷湿,让空气里蕴含着的情欲气息更充分的挥发出来,男人小麦色的肉体和少女的白色肉体淫靡地交织在一起,奏成了一曲邪欲的乐章。

    少女的嫩穴因为长时间的奸淫肿成了一条窄缝,但还是被肉棒野蛮的操开!淫水四溅,小小姐被轮流肏的失去了神志,张大着樱唇,娇媚的脸上都是白浊的精液,眼神空洞,看着就激起了人的破坏欲。

    夜晚时分,篝火燃起。

    带来的美酒被侍卫们享用了一番。

    一旁的草地上,是今天助兴的好玩意。

    小小姐被绑着手,为了防止逃跑,像牲口一样,一段绑着双手,另一端系在马车上。

    少女半躺在地上,身上一丝未挂,只在身下垫了一件男人的衣物,两条白嫩的腿被肏干许久,无力打开着,大腿内侧都是青色的吻痕,顺着看过去,是下身被男人们轮流奸淫了一整天的嫩逼,原本浅粉色的处子穴被肉棒肏得红艳得发紫,穴口连闭都闭不上,两片娇嫩的花唇边还残留着干涸的精液,隐隐约约看得到被玩到肿立的阴核,少女偶尔一抖,咿呀呀的叫唤几声,被拍打玩弄得肥大红肿的屁股往前一送!储藏在小穴里的精液就混合的淫水一股一股地喷射了出来,糜烂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她双眼无神地望向前方,嘤嘤地呻吟,一个侍卫拿着酒晃悠悠地走过来,手向前一抛,大半壶壶酒悉数浇在了少女滑腻的身体上,澄黄色的液体在白嫩的酮体上流淌着,使可口的身体发出阵阵醇郁的酒香,部分渗入肌肤的酒使皮肤变的灼热,满满染上了艳丽的红色,少女无意识地卷缩泡在酒里,像一碟美味无比的下酒小菜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男子看着眼前的美景,想起美酒得

    酿着,什幺地方?哦对了,他把酒壶细细的口对着被肏开的穴口塞进去,剩余的美酒被倾倒入了少女被肏烂的肉穴里,男子邪笑着,把酒郎用力往前一塞,整个花穴口都被堵了个严实。

    其它人见此情景纷纷围了上来,贪婪地盯着被当成上好酒窖使用的小小姐,都趴过去,饥渴地舔舐少女身上的酒液。

    两个人托着少女肥嫩的屁股,把塞在小穴里的酒囊口抽出来,啵地一下,可以闻到幽穴里酒香四溢,混着花穴淫香的美酒酿好了!让人不禁口干舌燥。不一会儿就被几个男人分吃尽了。

    泡过烈酒的淫穴灼热又湿软,插进去就舒服地拔不出来了,侍卫喟叹一声,开始大力的抽动起来。

    估计是嫌等着太慢了,小姐坐在一个男人身上,被托着臀部上下吞吃着巨棒,而后,又有一只手伸过来,强行扯开已经撑到极值的穴口,小姐难以置信地瞪圆了双眼,摇摆的臀部哭着抗拒着,另一根肉棒还是强行肏了进来,瞬间听到了一丝穴口撕裂的声音,鲜血就这幺顺着少女颤抖的大腿根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都抖地像个筛糠一样,啊啊啊无意识的地叫着,下半身失控了似的不停潮吹,透明的淫水一股接着一股喷出来,像失禁了一样,花穴里面抽筋了一样死命咬着在肉穴里肆虐的两个肉棒,爽得2个男人,发红了眼地往花芯深处肏干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也效仿着两两入内。

    等肉棒拔出来的时候,

    小肉穴彻底被玩烂了,被撑成了一个大大的肉洞,精液混着血还有淫水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少女像个破布娃娃一样,躺在地上,身上都是肮脏的精液和口水,身下胡乱堆了些衣物,但也都被乱七八糟的淫液给浸透了。

    马车在路上继续前行着……

    过一会儿,一个年轻的侍卫出来,另一个又进去。

    宽大的马车晃动不止,偶尔可以听见一两句少女的淫叫声,也瞬间被淹没在夏日的蝉鸣中去了。

    (彩蛋番外)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